RSS
热门关键字:
当前位置:老叔的留恋 > 情窦初开 > 正文

肉丝配小白鞋超短裙 肉丝怎么上浆才嫩滑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22.06.23 浏览: 字号:【

半年前,我生下了一个男孩子,取名叫做坚强。听上去有点土,但是想到从此只有我一个人承担所有的抚养责任,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鼓励。

故事要从15年前开始说起,那时候我读高中二年级,一次兼职的机会认识了远。他比我大12岁,整整一轮。我叫他“大老虎”,他叫我“虎仔”。工作的时候,他既像哥哥又像父亲般照顾我,体贴和成熟的气质彻底征服了我,我对他芳心暗许,觉得他是以后理想老公的模板。活动结束后,他回到了生长工作的深圳,我的一片热忱只能化作每周三封雷打不动的情书。刚开始,远常给我回信,一个星期一封,有时候还给我寄点吃的东西。在信里他鼓励我好好读书,考一个好学校。但很少谈到我们的未来,我在字里行间流露的情意,他从不明确回应我。那时我几乎把这样的折磨当作一种享受,他和那些同龄男生肤浅短视的爱情表达方式是多么不同。我的刻苦学习的所有目标都是为了能够考到深圳去读书。同班的好友既羡慕我,又可怜我这遥远的相思。

第二年,我没有如愿考入外地大学,而是进了一所上海二流大学念本科。远打来电话安慰我,问我要不要到深圳去玩一段时间。我拒绝了,我知道如果那个时候去了,一定不会再回来,哪怕留在那里打工我也会跟着远。但如果选择那样的路,我觉得我配不上远。开学后,我一如既往地买信纸给远写信,虽然可以选择电话,那时也有了电脑。四年的大学生活中,远的信慢慢变少了,我却仍然一往情深,四年里拼命读书,唯恐学习落后,每学期的成绩单我都寄给远。大学毕业,我打电话给远,满心期盼地告诉他我荣获优秀毕业生,有深圳的单位要我去。然而。得到的回答却是远要结婚的消息。

与远的联系,随着信纸逐渐尘封,从此中断。

感情“逆差”苦自知

对远的6年感情,让我的身心疲惫,可是因祸得福,优秀的大学成绩让我一毕业就在上海找到份不错的工作,此后,应了“情场失意、赌场得意”那句老话,我在职场上很顺利。但其实自己心里明白,空虚的心也只能靠工作来填补。

2000年,在我组织的一次公司周年庆上,我遇到了高中同学威,他是我一个新客户的商业代表。威在学校的时候不太说话,毫不起眼,如今俨然是谈吐自如的高级白领。我们匆匆聊了几句,当晚他约我周末吃饭。

饭桌上,我们自然“把酒话当年”,他问我当时流传甚广的“飞鸿之恋”怎么样了,虽然过去了好多年,我却仍然辛酸不已,竟然当着他的面在饭桌上哭了。尽管他手忙脚乱的安慰,我还是悲从中来,这顿饭吃得毫无滋味。此后,威时常约我出去打球、吃饭、唱歌,我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迫不及待地要从对远的不切实际的感情混沌中爬出来。几个月后,我们走到了一起。从此,我工作以外的所有时间都寄托给了威,恋爱当月,我们俩同居了。为此,我甚至不惜与父母决裂,直到一年后,父亲才睁一眼闭一眼地默许了。威常说自己的家庭条件不好,他的父母和妹妹至今还挤在市中心一处弄堂的旧房中。他搬出来住,爸妈举双手赞成。我的收入比威高不少,考虑到他每个月都要贴补父母,我们同居的房子没有让他承担租金和水电煤的开销。


其实,这个时候,我早就应该发现有问题存在于我和威的生活之间。我渴望的如父兄般的照顾体贴,在这个与我同龄的大男孩身上是不可能找到的,我和威在一起,只要发生矛盾,一定是我先低头妥协,他像个被宠坏的任性的孩子,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。不仅如此,我几乎承担了维持一个家所需要付出的全部精力,每日三餐、房间清洁、钟点工、房屋维修……威坦然接受着,刚开始,他还像一个新婚丈夫般,偶尔下厨帮忙,说些体己话,后来下了班要么和朋友打牌喝酒到很晚,要么回到家横在沙发上看电视。近些年到外地出差也比以往频繁。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昵称:
 
匿名